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还有两个条件!第一,拍摄必须由我全权负责,我不希望投资方有太多不必要的干涉;第二,在选角方面,我同样希望你们能够充分尊重我的意见。”
陈可欣的这两个条件跟当初徐老怪提出的大同小异。
“这些都没问题。”
贺新当即点头应了一声,同时也很干脆道:“细节方面我们不会干涉,但对剧本、预算、财务、拍摄进度、商业效果方面,我们有权利进行监督和修正。另外,女主角杜拉拉的扮演者只能是程好,换句话说这部戏就是为她定身打造的。”
跟香港人谈事情,有一点挺好,不用虚头巴脑的,丑话先说在前头。
陈可欣并没有介意,见他这么爽快的答应,心里还暗暗松了一口气,听到最后甚至还笑道:“这些当然没问题。其实之前董先生就跟我说过了,程小姐作为东京影后,我充分相信她的实力。贺先生果然是情深义重啊!”
贺新被他冷不丁的打趣,都有点不好意思,只得呵呵干笑了两声。
“哈哈!”
陈可欣见他一副局促的样子,笑得更欢了。
“……”
火影之回家的诱惑
贺新都不知道他的笑点在哪里,难道老子捧自家的老婆有这么可笑吗?
虽然脸上不好表露出来,但心里却很不爽。
好在陈可欣马上摆着手,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很久没笑,失态了,不好意思啊,贺先生。”
说着主动伸手过来:“合作愉快!”
代 嫁 新娘
“呃,好,合作愉快!”
贺新有点跟不上他一脚高一脚低的反应,忙站起来跟他握了握手。
刚才陈可欣从进门到跟他谈事,严肃的神情中透着深深的疲惫。开始贺新还以为对方是工作压力太大,但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有其他什么烦心事,以至于难得开怀一下。
当然他不会这么八卦的去问个究竟,只是迟疑道:“那么您这边什么时候……”
“哦,我这边手头的工作估计到七月初就能结束,到时候就可以接手《杜拉拉》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想八九月份我们就能开机了。”
“这么快么?”
贺新有些讶然,原本在圈定陈可欣之后,他都做好了明年开机的心理准备,毕竟他手头正在忙《十月围城》这部戏。
陈可欣耸了耸肩,尽管眼神中露出复杂之意,但还是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道:“我只是监制嘛,OK啦!届时程小姐那边的档期有问题?”
“哦,没问题。既然您这边OK,我们当然更OK了。反正按照咱们说好的条件办,拍摄有您全权负责,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OK,到时候我先把预算做出来,我们再谈投资!”
“好!”
……
“陈可欣?”
“对呀!哎,你这啥表情呀?”
贺新之前一直没有跟程好说这事,主要是怕事情没有定下来之前空欢喜一场。原本他以为程好听到这个消息一定非常高兴,《杜拉拉》这部片子能够象陈可欣这样的大导演,应该说这部片子就已经成功一半了,而且演员嘛,都想盼着能上大导演的戏。
结果程好先是怔了怔,继而一脸犹豫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是,我就是听说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知道么,陈可欣那边跟于东最近闹的有点不开心。”
“不会吧,怎么回事?”贺新吃了一惊,忙问道。
“我就是前两天听胡姐说的,听说是为了钱的事,那帮子香港人瞎报账,把博纳当做冤大头,于东很生气。”
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别馋我
“有这事?”
贺新倒吸了一口冷气,联想到自己跟陈可欣碰面时,对方一些不太正常的反应,还真的挺震惊的。
“胡姐说的,你说是真是假?哎,难道她没告诉你嘛?”
日常系人生 提莫大将军
“没有,我都还没跟她说这事呢。”
贺新摇摇头,小豆丁的老公宋哥就是博纳的高层,消息肯定是真的。
《十月围城》是大片,从一开始就是按照大片的路子来的,筹备期长达一年,还为此专门在上海的胜强影视基地建了一座城,来展示一百年前香港中环的场景。车墩影视城拍摄的只是内景部分。
暖婚宠妻超给力
而且这部片子还是博纳迄今为止投资最大的一部电影,据说光博纳一家就掏了七千万,占到总投资的一半。
“胡姐还听宋哥说,陈可欣这人表面上看起来很耐斯,很有礼貌的样子,其实性格特别倔,一般意见都听不进去。听说他之前在拍《投名状》的时候就跟美国的制片方闹的很不愉快。这次拍《十月围城》,博纳这边考虑到商业元素,几次想调整一下剧本内容,结果都遭到了他的反对。”程好继续道。
说着,她一脸犹豫道:“陈可欣虽然是大导演,但我怕他到时候不好打交道。而且他手底下的人手脚都不干净,别到时咱们跟博纳一样,被别人当成冤大头。”
贺新这时总算听明白了,可能钱只是小事情,更多的恐怕还是理念不合。想想其实挺简单的,于东做发行出身,博纳第一次斥巨资投入如此一部大片,商业收益无疑是最重要的。但据他和陈可欣接触下来的初步印象,感觉这个人拍电影还是很有想法,听起来更注重电影里的艺术表达。
就好比在《投名状》中,电影的前半段是用几场惨烈的战争吸引观众的注意,而后半段确却是用文戏来进一步揭示出人性黑暗的一面。
李连结因此还第一次拿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奖项——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也难怪李连结会看中薛小路的《海洋天堂》。影帝嘛,有资格可以挑战文艺片了。
恶魔在纽约
他还有种感觉,幸亏这版的《杜拉拉》增加了很多女性元素的内涵,要是跟原版那种肤浅模式,人家可能还看不上呢!
而这一连串的变故,也让贺新把最近经历的事情串联起来。难怪董评说到陈可欣的时候会信心满满,恐怕暗地里早就跟对方串通好了。至于陈可欣方面,按照程好的说法,他是一个性格很强的人,在跟博纳的合作中发现理念不符,早就偷偷为自己选好了退路。
看来年初刚刚成立的,号称什么三年拍十五部电影,票房要达到二十亿的人人影视恐怕合作完《十月围城》之后就要分道扬镳了。
他有心想打个电话找于东求证一下,但仔细考虑了一番,还是算了。毕竟自己和陈可欣已经达成了口头协议,而且相比于东,他更相信陈可欣的能力,后世那么多香港电影人北上,成功的屈指可数,在他的记忆中大概只有陈可欣、徐客,还有一个《红海行动》的导演叫林什么的。
“没事,就算陈导性格强势,但能力是摆在那儿的,再说我们这部《杜拉拉》又不是什么大制作。至于冤大头嘛,到时候就让小豆丁去当制片人,以她的精明,相信那帮子香港人在她手里占不到什么便宜。”贺新沉吟道。
程好也眼睛一亮道:“那当然,我就是怕你吃亏。”
“那是你看中的角色,就算吃亏我也认了,只要能把电影拍好。”
贺新最近拍马屁的功力渐长,随口一个彩虹屁就让程好眉开眼笑,看来今天晚上一定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
“阿新,这么说你们俩事情这就算正式定了了?”
饭桌上,程妈满脸严肃的跟他求证。
贺新忙道:“对,爸,妈,我跟好好都商量好了,等到了九月份我们俩就正式登记结婚。只是仪式可能就不办了……”
说话的同时,他朝程好那边偷偷瞧了瞧,程好则朝他撇了撇嘴。
程序 員 在 二 次元
靈 劍
结婚这么大的事,她这次回来就跟家里提过了,瞧她这副神情,可能又跟程妈闹了什么不愉快。
他接着又道:“至于青岛这边,我和好好啥都不懂,具体该怎么办,还得爸妈你们帮我们拿主意。都对了,彩礼都已经准备好了……”
程妈原本严肃的神情逐渐缓和下来,脸上终于又露出笑意,尤其听到贺新提到彩礼,忙摆手打断道:“彩礼不彩礼的,算了。你这孩子……唉!既然你叫我们一声爸妈,我们也不光把你当成是女婿,更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这一套就不讲究了。不过青岛这边,毕竟有这么多亲戚朋友,我们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仪式可以简单一点,但办还是要办的!”
程妈的话音刚落,程好就皱着眉头道:“妈,我不是跟你说了嘛……”
只是她还未说完,就被贺新打断并抢着道:“妈,我刚才说了,我和好好都听您和我爸的安排。至于什么时候办,还得要选一个合适的时间。”
“对对对,你们工作忙,这个我们都理解。我跟你妈的意思,就是简单一点,到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吃顿饭热闹一下,也算是给亲戚朋友们一个交代。”程爸乐呵呵道。
“就是!”
程妈瞪了女儿一眼,道:“一声不响就把女儿嫁了,还不得被人笑话啊!再说了我们这么些年送出的人情总得收回来不是?”
“没错!”
贺新忙应了一声,同时在桌子底下拉了拉程好的手,眼神朝她示意了一下。一脸不满意的程好这才勉强道:“好吧。”
她只是怕麻烦,什么情商高,什么会做人,只要回到家本来面目就暴露无遗。但缺的是换位思考,站在贺新的角度,除了哄二老开心,更多的是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考虑这件事。如果是自己的女儿不声不响要嫁了,换他也肯定不乐意,总归要像模像样的。
看到女儿服软,程妈这才脸色缓和起来,但嘴上依旧不饶人道:“你也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
程好一听就不乐意了,忙道:“什么三十多岁,我三十都还没到呢。”
“去年过年就三十了,等明年过年你就三十二了,还三十都不到。”
“那是虚岁,我说的是实足。人家本来就打算三十岁以前结婚的好不好!”
程妈摆了摆手,继续用教训的口吻道:“你别跟我扯这些,反正你早就不是什么小孩子了,我像你这个岁数的时候,你都已经上小学了。在家你服我管着,等以后嫁了人,就得服阿新管,别一天到晚蹬鼻子上脸……”
程好更不乐意了,郁闷道:“我的亲妈诶,我说您到底是谁的亲妈啊?我什么时候蹬鼻子上脸了?再说了,您都嫁了我爸这么多年了,我爸不还依旧您管着的嘛,怎么轮到我就得服着他管?”
说到最后她满脸不服气。
“你这孩子,好好说话,扯上我干嘛呀?”
当着贺新的面,程爸多少有点难堪。
贺新忙端起杯子跟老丈人的茶杯碰了一下,大家相互理解,尽在不言中。
而程妈却依旧不依不饶道:“你跟我比什么呀?至少在我看来,阿新就是比你讲道理,比你强……”
贺新看着不对,忙打岔道:“哎,妈,来,我再敬您和我爸一杯。其实这么多年下来,我跟好好一直相处的很好,也不存在谁听谁的,反正谁有道理就听谁的。同时,我也在这里向二老表个态,请二老放心,我一定会让好好幸福的!”
“嗯,说的好。阿新啊,我和你妈都相信你!”程爸一副老怀堪慰。
程妈跟他干了一杯,道:“你这孩子,这么年了,我们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说实话,自个儿的孩子自个人知道,我们家小嫚这个脾气我最清楚了,以后还要请你多担待着点。”
“妈,瞧您说的,能娶到好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二老一个宽慰,一个伤感,而贺新则一个劲的胸脯保证。
坐在一旁的程好看不下去了,拿筷子敲了敲道:“好了,别煽情了,能不能好好吃饭,整的就跟结婚现场似的。”
“瞧瞧,就你这破脾气,也就是阿新,要是别人,你说我和你爸怎么能放心哟!”
说着,程妈又突然想起来道:“哦对了,海边那房子得要布置一下,你们虽然都在京城,但这边总得要有个像样的家。还有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呀……”
老人家只要说起这些事情来,总是会没完没了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