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在张全一的提点下,顾佑开始重演当时的经过:“……我说你拿回去……他们就把重贿这样推了回来……我又说不能要,这是违反天条的,他们忽然说他们是峨眉的,我说然后呢?又怎样?他们说要想在巫江常驻下去,就得乖乖听峨眉和青城的话。我说抱歉了,东西拿回去,你们走吧,然后我就这样……”
顾佑做了个送客的动作,道:“他们立刻就这样……飞剑就出来了!还诬陷顾某先动手……”
说着顾佑模仿他们飞出飞剑的姿势,接着道:“我帐中几个侍卫立刻出手保护,就这样……扑了上去,注意了帝君,注意了列位,直到此时此刻,我方依然没动兵刃……就这样……再这样……拿下了他们……”
真武帝君兴致盎然的看着顾佑一人扮演多个角色,连相互之间的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不禁露出笑容:“继续说,押入地牢之后呢?怎么审的?”
张全一干咳了两声:“帝君……易鼎、易震,顾佑此言可有不实之处?”
易震冷哼道:“我峨眉天修士出去走动,居然被人强行送客,今后在峨眉天还如何混下去?这不是打我兄弟的脸么?这和先行动手有什么分别?比动手还糟糕!”
易鼎道:“照我兄弟的脾气,已经是忍了又忍了,结果他们仗着人多……姓顾的,咱们再打一场,有本事别叫帮手,你自己和我们兄弟打,咱们公平斗法,看这次谁胜谁败!”
顾佑该说的话已经说尽,在顾佐的阻止下就没再还口,只是大义凛然立于殿中,目不斜视。
王钦道:“帝君,所有斗法都在我大营发生,这便是峨眉青城修士所谓掳人之举,还请帝君明察。不说旁的,起因便是易家兄弟在我军中强行索人,是问,那些搅乱地方、无恶不作的百莽天修士被我军关押,他兄弟二人又有何资格让我军放人?”
真武帝君问齐漱溟和朱梅:“你二人怎么说?”
朱梅道:“易鼎、易震前往东唐军前索人,行为的确有失妥当,受了拘押,我峨眉、青城也没说半个不是。但他二人年岁尚浅,不太懂事,关上些时日,教训过后,交给我们这些家长管教就是了,为何又一直扣着不放?毕真真、易静等长辈身为至亲,前往救人,更在情理之中,为何又打伤了关押起来?这就更加于理不合了……”
王钦还是头一回碰到比他还不讲理的人,真是气乐了:“敢情道理都是你们峨眉青城的?你们说什么合理,什么就合理?”
朱梅没理他,继续道:“……拘押之后,甚至贩卖给诸天,这就是邪魔外道之举了,人人得而诛之!”
王钦道:“你哪只眼睛看见贩卖给诸天了?这不是人都在呢?”
齐漱溟道:“有没有贩卖,所有人都清楚,你们自家更清楚,能将单子对上,必是提前得知了消息,又把人要了回来,以为这就能掩人耳目?不过是欲盖弥彰罢了!”
真武帝君问:“顾佐,有没有贩卖修士之举?”
顾佐道:“巫江混乱,其乱之源,便是峨眉、青城,百莽天之祖绿袍被人以阵法围困杀死,幕后主使便是峨眉和青城。洛君,围杀绿袍的法阵唤做什么名目?”
洛君道:“听诸天修士说,是两仪微尘阵,此阵就是峨眉看家的杀阵。”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朱梅道:“一派胡言!”
顾佐继续道:“一应修士,皆是灌江口草头神捉来的,均为聚众作乱之辈,在我营中拘押之后,予以训诫教导,改过自新者,便交由各天认领回去了。说什么贩卖,纯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朱梅道:“既然如此,为何我峨眉青城修士不曾发还?”
顾佐道:“其一,你峨眉青城修士,冥顽不灵,训诫效果极差,愿意悔过自新者寥寥,本着为巫江诸天负责的态度,为避免他们继续祸害百姓,故此未予发还。其二,说实话,齐漱溟、朱梅……”
易静、毕真真等皆斥道:“住口,两位掌教的尊讳,岂是你能挂在嘴边的!”
顾佐不耐烦道:“还尊讳?这里真正称得上尊讳的,仅有帝君和星君,你齐漱溟和朱梅有什么资格敢与帝君和星君相提并论?狂妄自大!我告诉你齐漱溟,还有那个朱,你门下修士真没法教诲,都被你们教毁了!原本想让你们领回去算了,谁知架子还挺大,去一次不见,去两次还不见,灌江口郭将军也不见,连巫山神君亲自去都不见!你们真是脸大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真武帝君制止:“少说两句!”
顾佐道:“是。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人,我们抓了,对这种擅闯军营的,依照天条就该杀了,没杀是我军有好生之德,仅此而已。至于贩卖修士,血口喷人而已!”
易鼎和易震齐声道:“我兄弟二人就被你们卖给过百莽天梅鹿子,还敢否认?”
顾佐道:“当时梅鹿子认错了人,把他兄弟指认为百莽天修士,听说峨眉青城有很多弟子都是从别家诸天拐骗了去的,这种情况我们也分不清楚嘛。后来搞清楚之后,不是又把你们送回来了?”
洛君在旁道:“五台天许飞娘只收过三个弟子,就有两个被峨眉拐走了,许飞娘至今思之而泪如泉涌,悲伤如河。”
齐漱溟冷冷道:“人心向善,引他们入正道,这是行善积德!还有,我们有三个弟子呢?你们卖到哪里去了?”
顾佐道:“你们动不动就被灌江口上百上百的生擒活捉,名单错了也未可知,或许顽抗被杀、或许畏罪潜逃,谁知道?你们自去问二郎真君就是。”
傲妃难驯:神王,宠上瘾
张全一问真武帝君:“是否请灌江口遣人上天?”
真武帝君迟疑着看了看太白金星,太白金星苦笑着捋了捋长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齐漱溟、朱梅两个也同时撇过头去,不接此言。
清源妙道真君大名威震诸天,岂是轻易请得动的?于是顾佐又道:“或者,请巫山神君上天,听听她怎么说,帝君和星君便知其中端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